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与本港台同步报码现场 > 正文

华山医院大脑半球应用显微解剖操作培训班圆满结束!附Mitchel S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19 点击数:

  原标题:华山医院大脑半球应用显微解剖操作培训班圆满结束!附Mitchel S Berger教授专访

  2019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阳明大学台北荣民总医院大脑半球应用显微解剖操作培训班于10月12日在华山医院西院落下帷幕!

  本次培训班10月8日开幕以来,为来自全国各地共26名神经外科医生提供了精彩的解剖学授课及大脑样本解剖实操训练,并于10月12日由Mitchel S Berger教授和吴劲松教授为大家带来一台精彩的岛叶胶质瘤手术现场直播,为为期5天的培训班画上圆满的句号。

  大会执行主席、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专业委员会胶质瘤学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脑胶质瘤诊疗中心副主任吴劲松教授对各位授课专家和参会学员表示了热烈欢迎,并对本次课程内容进行了简要介绍,提到本次学习机会十分难得,不但能够向海内外顶尖专家学习交流,更有机会在实际操作中加深对神经解剖的认知。

  大会主席、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常务副主任兼西院执行院长毛颖教授在开幕致辞中表示,本次学习班是一次与众不同、内容非常棒的学习班,参与授课的教授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神经外科专家,希望各位学员能够在本次学习班中有所收获。毛颖教授还表示,华山西院自成立以来,已经完成了近10,000台手术,其中不乏一些疑难的神经外科手术。他希望华山西院在不久的将来年手术量能突破20,000台,并能够成为国内外广大神经外科医生学习和交流的平台。

  大会主席、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常委兼神经肿瘤学组组长、上海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科分会主任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钟平教授在开幕致辞中表示,本次培训班是上海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科分会年度重点项目,以往提及的颅脑解剖,大家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颅底解剖,本次学习班的重点则是针对整个大脑的解剖。整体颅脑应用解剖虽然开展超过500年,但在大家的实际应用中仍然不够受到重视,希望大家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学习。

  10月8日-10月9日,全体学员在Hung Tzu Wen教授和Vincent Quilis-Quesada教授的指导下,使用正常福尔马林固定大脑样本进行了解剖实操训练。

  很荣幸邀请到全球著名的神经外专家Mitchel S. Berger教授接受采访。我们知道手术对于脑肿瘤患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治疗手段,尽管如今有越来越多新的针对脑肿瘤患者的疗法,手术治疗在大多情况下是第一选择。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在脑肿瘤患者手术治疗中的个人经验吗?同时,我们本次课程重点是对神经外科手十分重要的神经解剖,您对此次课程有什么样的评价呢?

  我认为提升自身的解剖学知识水平是非常重要的。这样解剖学的课程是独一无二的,课程的设置非常完善,课程中所使用的样本也是非常良好的,邀请的导师也是世界级的专家,使学员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大量的解剖学知识,这对学员将来的手术操作是至关重要的。学习解剖学很重要的一部分是要了解这些解剖结构的具体功能。对于脑肿瘤手术而言,一大难点在于脑肿瘤不像其他如破裂动脉瘤或创伤性脑损伤这类急性的脑疾病,是会随时间推移而生长的,这可能直接影响大脑功能重组和神经可塑性,因此我们需要有一个很好的理念,知道如何运用解剖知识来保证手术中脑功能的保留。正版挂牌历史记录,同时,在肿瘤手术中,我们也可能会发现一些结构的移除并不会对大脑功能造成很太大影响,这也有助于我们对大脑解剖结构的具体功能进行深入探索,就能很好地将解剖和功能结合起来。

  目前肿瘤的治疗手段越来越多,如放疗,化疗,免疫治疗,靶向治疗及电场疗法等,然而脑肿瘤的治疗仍然十分困难,在一系列最新的治疗方法中,您认为最有前景的疗法是哪一种?

  在过去10到15年中,我们最深刻的认识就是信息就是力量。在过去的15年里我们所取得的成就是我们对肿瘤生物学理解上的巨大飞跃,我们从前对事物的认知,只停留在我们观察到的印象,而如今我们可以进行显微镜下微观水平的观察,甚至分子水平的研究,事物在宏观和微观水平上是完全不同的。因此,我认目前我们对抗疾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从分子水平上了解疾病,去研究疾病的分子特征,为肿瘤的治疗提供新的靶点。当然,我们目前为止针对分子靶点的研究还没有获得突破性进展,但我始终相信,这些靶点最终可能会通过单一或组合的方式发挥作用,最终帮助我们战胜疾病。无论如何,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迈出第一步——寻找疾病的分子特征,并有效的筛选可行的治疗靶点。

  如今世界各地都在进行越来越多的临床试验,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在有效的临床试验,特别是脑瘤领域临床试验的设计和管理方面的经验吗?

  我们的确需要想出更好的方法来进行临床试验。我们不能像过去那样,仅用一种药物进行大型随机对照试验,这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应该基于疾病的分子特征设计试验,并持续不断地发现新的分子特征和靶向药物,再应用到试验中。因此,我们不能只是单一的把所有的病人放在一起,给药或者不给药,5年后再调查药物效果。我们的试验应该是连续不断的,如果一种新的药物有效,我们就保留这种药物,随后再添加新的药物;如果添加新的药物对疾病并没有显著的改善,我们就剔除它。这种持续性的临床试验能够根据药物有效与否及时的调整和改变试验的设计和方法,而不需要停止试验。这是一种全新的临床试验设计,目前已经在美国开展起来,相信很快就会在中国实行。但我们可能仍需要很长时间才可能研发出一批能够产生巨大影响的药物。

  我们知道每个神经胶质瘤患者都可能会遇到不同的医生,包括神经外科医生和放疗科医生,肿瘤科医生等等,他们也因此接受不同的治疗,您觉得对脑肿瘤病人的治疗而言,谁对患者整个治疗方案的主导最重要?

  我认为首先不可能是神经外科医生。大部分的神经外科医生都被一个成功的手术所耗费的大量时间所困扰,每周都要能进行几次手术,使得我们也没有时间专注于设计,实施和跟踪临床试验。所以我认为关键人物应该是神经肿瘤学专家。当然,我们也是团队中很重要的一份子,我们是疾病治疗的开端,首先要为患者减少肿瘤的负担,并进一步提供分子测序所需要的组织,还要为神经肿瘤学专家们提最好的患者样本,帮助他们更好的根据病人独有的特征去研究个性化精确治疗的方法。

  最后,能否请您对我们渴望成为优秀神经外科医师甚至脑肿瘤方面专家的年轻一代医师提一些好的建议呢?

  我认为年轻医生应该有自己的信念,神经外科的职业生涯不是一场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我成为神外医生已经37年了,我最开始面对自己失败时也很容易沮丧,但我坚信只要足够耐心,我总会获得成功。所以我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坚持,要勇于面对自己的失败并从中吸取经验,然后不断地前进。在将来的某一天,你就能告诉自己我一直在进步。尽管我们还没有完全战胜疾病,但我们至少比三十几年前能做的更好。所以,希望年轻医生牢记,对待自己的职业生涯要有耐心,每天尽自己百分之一百一的努力,记住我们应该倾注一生的心血去改善患者及其家庭的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