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开奖直播 > 正文

4本超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腹黑毒女神医相公》上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7-10 点击数:

  柳涟的确是死了,银环蛇的毒是剧毒,大夫赶来的时候蛇毒已经侵入血管心脉,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凶手,也的确是冬暖故,只是没有人知道,就算整个相府上下都一口咬定她就是凶手,只要他们拿不出证据,她就永远是清白的,只不过,他们永远也不会找得到证据,因为,她杀人从来不会留下证据。对于整个相府的冷嘲热讽和欺人太甚,冬暖故本是不打算去计较,因为这一世,她不想锋芒太露,所以能忍则忍之,然,忍无可忍之时,便无需再忍,甚至可以残忍。对于柳涟,她本也只是想给她个教训而已,只是,她已经挑战了她忍耐的底线,所以,她该死,早在她来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柳涟就该死了,她逼死了原来胆小懦弱的冬暖故,本该偿命,若她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人太甚,或许她的命能留得久些,可惜,她太自负太愚蠢,死不足惜。前厅中,除了那因突然失去女儿而昏厥的相府正牌夫人冯氏外,整个柳家的人包括左右管事都整整齐齐的坐在厅中,所有人的视线从冬暖故踏入前厅门槛的那一刻开始都齐刷刷地落到了她的身上。冬暖故站在众人逼视的偌大前厅中,面对着盛怒的柳承集,她只是将头垂得低低,全身瑟瑟发着抖,一副战战兢兢不敢抬头的胆小模样,与之前柳承集在芜院看到的她判若两人,直让柳承集认为之前是他出现了错觉,这个胆小怕事的女儿,怎么可能有那样冷静得冰寒的眼神。厅中的所有人也都不能相信,这样一个成日只会任人欺的胆小鬼怎么敢杀掉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嫡次女柳涟,而且用的还是蛇,这更不可能,可,若不是她杀,还有谁会杀了那个嚣张的柳涟?婉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无助过。当年妈妈死的时候,自己只是害怕了一会,就昏迷过去。可是现在,却是不知道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如果嬷嬷死了,那自己还剩下什么。自己什么都不剩下了。对这又人生地不熟的,以后的日子好在老天保佑,嬷嬷吃了三次药,当天晚上烧就退了。第二天天亮,人就醒过来。看着嬷嬷醒过来,温婉抱着嬷嬷,眼泪哗哗地流。“姐儿,苦了你了”嬷嬷有睁开眼睛就知道怎么回事,全身软绵绵,想挣扎着起来。温婉摇了摇头,把做好的蜡肉粥给她吃。“姐儿,这是给你补身子的。你吃吧,我都是这把老骨头了”嬷嬷怎么都不肯吃,温婉也不吃。嬷嬷知道温婉的性子,最后妥协,一人一半。嬷嬷吃着吃着,眼泪刷刷地掉。“姐儿,这样可怎么是好啊!姐儿,嬷嬷不行了。嬷嬷不在了,你可怎么办啊”嬷嬷搂着温婉大哭。温婉听了拼命地摇头,可是眼泪却刷刷地流。说不得,写不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温婉心里恨极,恨极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忍着心里的痛苦,安慰着嬷嬷。强制让嬷嬷好好休息。温婉自己作饭,洗衣。回到温家以前,在孤儿院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嬷嬷到底是老了,一个小小的感冒,就一直在床上起不来。温婉个子太矮,根本就够不着窝铲。拿了个小凳子颠着,站在上面,放了点油星子下去,把切好的菜仍到几个大口子的锅里。被烟熏得眼泪汪汪,不过好在,饭菜是做好了。虽然不好吃,但是总比没的吃要强很多。嬷嬷几次想挣扎起来,都起不来。温婉拉着她的手,摇了要头,再点了点头。嬷嬷就摸着温婉的头,扑扑地掉眼泪。出了空间,再看地上死透的两人,南宫离一阵烦躁,刚穿越这里还没熟悉情况就有人杀上门来,看来想要好好活着,还真不容易啊。 手一挥,将两人收进了通天塔,貌似塔内还有一个炼尸炉,专门炼化尸体的。 等到缓过神,猛然惊觉左手掌心原本被匕刺伤的地方竟然一丝痕迹都没有,难怪感觉不到痛,看来和通天塔有关。 不过手上是没事儿,身上却依旧痛得钻心,南宫离不由撇撇嘴,好事儿做到底,倒是连她身上的伤一起给治愈了啊。 这样留着算个什么事儿。 褪了衣服才真切地体会到这具身体伤得有多重,身上被抽打得血肉模糊,鞭痕处皮肉翻出,混着血水,粘在衣服上,脱的时候又是一阵痛苦折磨。 小心将祛疤膏涂在伤口处,一股凉意扩散,痛意顿时减轻了不少,等到全身上下涂完,一瓶祛疤膏也用得差不多。 南宫离躺在床上,整理着脑海里的信息。 她所处的位子不是记忆里的任何一个朝代,而是一个名叫乃天元大6的地方。 天元大6明面上的势力分布主要有灵者协会、佣兵协会、丹师协会、天阙宫、圣罗殿、五大帝国、十二王国以及众多小国。 而这具身体所呆的地方则是十二王国之一的司徒国,乃司徒国都凤音城南宫家族养女。 这里灵者为尊,强者至上,和现代的那些古武世家不同,他们主要靠凝聚一种灵气来增强修为,也称修灵。 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她是因为顶撞了南宫家族的小天才南宫玄玉,然后被一旁的南宫傲雪教唆,不仅吃了鞭子,还从之前的香闺中赶了出来。 虽说她养女一枚、天生废柴,可在以往,断不会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惹她。 在南宫家族,有家主南宫烈撑腰,她在一众小辈之中,明面上的地位仅次于南宫玄玉而已,比庶出富有才气的南宫傲雪还要得宠。 就好似她才是南宫烈的亲孙女似得。 而这一次南宫烈恰好闭关,南宫离同南宫玄玉不过因为一只宠物兔起了争执,南宫傲雪在一旁添油加醋,说南宫离不过一个外人,吃南宫家的喝南宫家的,霸占家主宠爱不说,现在连一只宠物都要霸占了去,总有一天,整个南宫家族都会被她占有。自打自个不再受妃嫔们召见后,婉兮一般也少有出去,大多数的时候都留在屋里抄写佛经和绣帕子。 婉兮心里清楚,她这容貌,虽然亮眼,可家世不显,大半是不会被留在宫里。 秀女之中要说最优秀的,莫过于已经明确表示被留在后宫之中的瓜尔佳氏。记得前世这位出自瓜尔佳一族的秀女可是入宫即被封为嫔,没少惹后宫妃嫔们侧目。 于是乎,婉兮也好,其他的秀女也罢,有了瓜尔佳氏珠玉在前,其他人反而不那么惹人注意了。 这一日,婉兮独自坐在靠窗处绣帕子,才绣了没一会儿,便听到外头吵吵嚷嚷的,随后便见索绰罗氏被几个宫女抬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索绰罗氏狼狈的模样,婉兮心里虽然快意却也难免会觉得惊讶。毕竟都到终选了,索绰罗氏真要出什么事早该出了,偏偏在这个时候,着实让人意外。 一旁照顾索绰罗氏的宫女听了婉兮的话,甩着帕子行了个礼,道:“索绰罗氏小主在御花园里赏花时,不小心摔了。” 婉兮飞快地瞄了一眼脸色惨白的索绰罗氏,点了点头,正想着出去的时候就见储秀宫的管事嬷嬷过来了,而原本哀嚎哭闹的索绰罗氏一见管事嬷嬷,立马哭诉道:“嬷嬷,你快让人给我看看伤,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敷敷就好了。” 显然,索绰罗氏心里清楚她这伤若是稍有不好,撂牌子是一定的。 “小主放心,医女马上就来。”管事嬷嬷不慌不忙地问清情况后,神色淡淡地道。 宫里能做到管事嬷嬷这个位置的谁不是人精,秀女之间相互倾轧都是小打小闹,没点儿心机手段,提前被撂牌子反而是一件幸事。像索绰罗氏这般张狂无礼的,只要上头不说话,他们这些嬷嬷们也是不管的,不过瞧着现在这情。www.700488.com